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ALBC

打造好吃的商務中心!開創好質感的辦公體驗,專訪「行動學習商務中心-貴梅館」

午餐時刻走進行動學習商務中心,就聽到抽油煙機的聲音以及撲鼻而來的炒菜香味。這真的是商務中心嗎?

「我們上班日每天都開伙」穿著圍裙的貴梅館主人鄭秀娟笑著說。「附近有傳統市場,容許我們只單買一個蕃茄一個洋蔥,所以我們可以買當日菜單會用到的食材。」

在這個可以站六個人的廚房內,員工熟練地準備午餐。





上桌的菜是平常可以吃到的炒高麗菜及蔥花蛋。「跟我們一起共餐的人,有人不吃茄子有人不吃蕃茄,最大的公約數就變成是家常小菜。不過我們用的食材都算還不錯,高山的高麗菜真的很美味,甚至隣近的髮型設計師,每天中午會拿著便當盒來共餐。」




鄭秀娟說,通常在一般商務中心,租戶各做各的事情,除非是商務中心主動辦活動,不然租戶之間沒有什麼交流的機會。但是在這裡,因為每天共煮共食,租戶之間會有許多共同的話題,例如瓢瓜的切法,有人家裡是切塊有人家裡是切絲,煮法不盡相同,「如果是政治的藍綠統獨,可能會爭辯得面紅耳赤,但是對於食物的吃法,大家相對寛容,不會覺得自己才是唯一標準。面對不同食譜,反而會覺得開了眼界,產生學習心態,包容其它人的差異,想要學學其它人做菜的方法。」




「台灣人在一起,通常以聚餐來聯絡感情,所以我們才想到共煮共食也能增加租戶之間交流。對特殊飲食需求,或者外國客人也很方便,如果他們不想要吃台灣的米食,就可以自己做義大利麵或者印度餅。」創辦人還用這個案例申請了2020日本 Good Design設計奬,雖然入圍了但是沒有得獎,但是經營團隊覺得受到國際肯定。



為什麼會每天開伙?

鄭秀娟向我們解釋,會開伙純粹是因為自己好吃。

「台灣人很愛吃,會為了美食排隊。但是在上班日中午時間,多數人選擇外食或外送。」「對我而言,賺錢是為了好好吃飯,但是有時工作太多,下午二三點才能吃飯,好的餐廳大概都休息了,吃不到什麼熱菜熱飯。所以在成立這個商務中心時,就決定要做一個大廚房,不管什麼時候都可以下廚。也剛好商務中心位於住辦大樓,如果是純商辦大樓的話就沒有辦法解決廚房油煙及下水道的問題了。」


每天煮飯切菜洗碗,不會覺得麻煩嗎?

「自己煮飯當然會麻煩啊。用手機平台叫外送,快速又方便。但是外送來的餐點沒有在餐廳當場吃的那麼美味。再者用抛棄的容器,不僅增加了垃圾,而且缺乏生活美感。我覺得人要吃飽,但也要培養對食物的美感。食慾和食育都要兼顧。」旅居日本二十多年的鄭秀娟一邊解釋,一邊在餐桌擺上一人份的飯碗、湯碗及水果盤。「台灣家庭比較習慣用吃完的飯碗盛湯,但在日本習慣飯碗和湯碗分開。我們這裡是採取日式定食的吃法,比較衛生也符合疫情要求,雖然碗盤變多了,還好我們使用日本的專業高速洗碗機,減低洗碗的負擔。」



日式簡約風的塌塌米休息區

貴梅館有別於其它商務空間,大量使用實木地板及實木辦公桌,室內空氣有股淡淡的木頭香。而公共空間則是榻榻米席,漂散出藺草香。「當初設計這個休憩區,我們有意識地想要反應出我個人或者是台灣的歷史文化,混合台灣及日本的生活軌跡。」的確,窗框是用再生老件的檜木,讓人想起眷村的平房,又加上榻榻米席,處處顯出創辦人的日台文化底蘊,也像極了台灣社會的混種文化。

辦公椅子不是辦公室常見的輪腳椅,而是帶著現代造型的鮮艷椅,自然綠色植栽配上純白牆面,散發出典雅的簡約禪意。鄭秀娟說「我們很刻意使用台灣製的東西。如這個實木,就是台灣林場種出來的柳杉木,椅子是台灣家具商第三代設計的,燈具也是台灣設計製造的。我們沒有什麼特別的使命,如果可以讓台灣的廠商多賺錢,我們願意多花一點錢」室內帶入台灣原生的綠葉植栽營造一種在地的樸實感。

同時也在日本立教大學任教的鄭秀娟,刻意使用減法來經營空間。因為喜歡立教大學校舍視覺穿透力,所以也延用玻璃隔間,讓七十五坪大的空間看起來更寬敞。空間以白色和木頭色為主軸,減低視覺雜訊。從玄關脫鞋到廁所衛生紙箱,針對台灣人身高設計的辦公桌高度,各種設計思考減少使用者障礙,讓使用者把精力投入在工作上。無障礙的衛浴空間或感應式水龍頭也展現了經營者的人文關懷。


當穿梭在散發著濃濃人文氣息辦公室,瞥見晃漾綠影及染著夕陽紅的東區天空,一面從落地玻璃透出的暖白光,另一面交織著藏青色的自然天光,讓人忍不住深吸一口氣,體驗這個商務空間傳遞的五感悸動。



地址:106台北市大安區忠孝東路4段59號4樓之2


1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entarios


bottom of page